調查報告顯示,父母不尊重孩子的家庭,孩子更易沉迷短視頻

閑時“刷一刷”、偶爾“看一看”、隨手“拍一拍”……短視頻已融入人們的日常生活。對于青少年而言,短視頻更是有著不小的影響。近日,中國青少年研究中心發布的《中小學生短視頻使用特點及其保護》調查報告顯示,近七成未成年人使用過短視頻,三成多未成年人認為青少年模式沒用,兩成多未成年人在短視頻中看到不良信息經常會舉報。

從過去的板書到如今的音視頻多媒體,教育的形態與方式都發生著巨大的變化,短視頻也是時代發展的一個產物。多位專家、教師表示,與其一味禁止孩子看短視頻,不如家長更多地有效陪伴孩子,并且發掘短視頻在教育中的有利作用。只有真正讓青少年學會分辨、學會自律,他們才能真正得到成長。

現象調查近半數未成年人經常觀看短視頻

稚嫩的指尖不停地滑動著手機屏幕,雙眼緊緊盯著屏幕一動不動,屏幕上滿是沖擊性強的畫面、節奏感強的音樂,這是六年級的小宇觀看短視頻的日常。“只要手機在身邊,我就會看短視頻,因為里面的內容太搞笑了。”面對課業與升學的壓力,網絡短視頻已成為多數青少年的選擇。

“枯藤老樹昏鴉,晚飯沒魚沒蝦……我爸長得很丑,但他不嫌你瞎!”您能想象,這是一個六歲的小女孩對媽媽說的話嗎?如此調侃的話語,讓刷到這個視頻的肖女士感到不適,她打開評論區留言:“這要是我家孩子,一個嘴巴子抽過去!”不過立即有網友回復:“童言無忌,不過是句玩笑話,這位家長怕是入戲太深了吧!”

如今,短視頻已經走進人們的日常生活。對于青少年而言,短視頻更是有著不小的影響。數據更加直觀。前不久,共青團中央維護青少年權益部、中國互聯網絡信息中心聯合發布的《2019年全國未成年人互聯網使用情況研究報告》顯示,2019年,未成年人在互聯網上經常收看短視頻的比例達到46.2%,較2018年提升5.7個百分點。在這樣的背景下,如何讓青少年更好接觸短視頻,成為值得思考的社會課題。

其實,由于短視頻對青少年的特殊影響,已引起社會各界關注,并采取相關措施。在國家網信辦的指導下,市面上的主流短視頻平臺,已相繼推出了針對青少年的“防沉迷模式”。在采訪中,“防沉迷模式”得到了大多數家長的支持,但也有不少家長提出建議,認為短視頻平臺在內容過濾和防沉迷系統上還需精進,在系統認證上也要進一步加強。

數據分析哪類孩子更易沉迷短視頻

什么樣的孩子容易沉迷短視頻?近期,中國青少年研究中心發布的《中小學生短視頻使用特點及其保護》調查報告顯示,使用短視頻APP的時間過長或過于頻繁,會影響未成年人的視力、學習、生活等。

該研究發現,學習成績差、缺乏交流對象、感到學習負擔重、心理有壓力、對未來迷惘、缺乏交往技能、人際關系不和諧、家庭養育方式不民主的未成年人,刷短視頻的頻率均最高、時間也最長。例如,成績下等的學生經常刷短視頻的比例最高(14.1%),每天刷2個小時以上的比例也最高(12.6%);有心里話藏在心里誰也不說的學生,經常刷短視頻的比例最高(14.0%),每天刷短視頻的時間也最長,1小時以上占比30.3%,4小時以上占比3.5%,遠高于經常跟父母、老師、祖輩、同學交流的學生;與周圍的人關系差的學生,每天刷短視頻更頻繁,時間更長,例如,和爸爸媽媽關系很不好、不太好的學生,每天刷短視頻4小時以上的比例,均高于和父母關系好的學生。

另外,對家庭教育方式與未成年人刷短視頻的頻率進行交叉分析發現,常感到家長不尊重自己的未成年人,經常刷短視頻的頻率更高(23.9%),比從沒這種感受的學生(7.9%)高16個百分點;在家中常感到不自由的學生,經常刷短視頻的頻率更高(19.7%),比從沒有這種感受的學生(8.4%),高11.3個百分點;常常因家長嘮叨感到心煩的學生,比從沒有這種感受的學生,其經常刷短視頻的比例高11.7個百分點;家人經常各自上網、缺少交流的學生,比常和家人交流的學生,經常刷短視頻的比例高15.7個百分點。

教師支招有效陪伴是破解短視頻沉迷的良方

越來越多的孩子沉迷網絡短視頻,尤其是那些不愿意與家人交流,總是心事重重的孩子,如何干預這類孩子對短視頻的迷戀呢?在中國人民大學附屬中學朝陽學校心理教師鄭璐看來,我們要從“迷戀”背后的心理需求著手,看看孩子在短視頻里“找什么”,如果需求得到滿足,成癮就會得到緩解。

在鄭璐看來,針對找快樂、找放松的孩子,家長們不妨多提供其他的休閑機會給孩子,帶孩子出門郊游、去游樂場,家中增加游戲和娛樂時間,讓孩子不完全依賴手機,將娛樂方式變得豐富;針對找朋友、找社交的孩子,家長可以將網絡看成一個過渡的方式,孩子從中獲得信心后,就引導他走入現實,比如,邀請網上認識的校友或同學參加聚會,創造現實中的互動;針對找方向、找信心的孩子,家長可以主動跟孩子討論生涯發展的事情,帶孩子去做體驗,比如去理想的學校參觀,嘗試一些職業觀察,討論他們未來想做什么。

唐亮是北京小學家庭教育指導中心主任,有著30年班主任工作經歷的她,認為“有效陪伴”是最好的防沉迷模式。“有效陪伴指的是不受時空影響的、靈活多樣的陪伴孩子成長的方式。有效陪伴后,孩子就會遠離手機、電腦,遠離游戲、短視頻……因為他們可以從父母給他們寫下的每一段文字、和父母的每一次聊天中感受到愛與尊重。”唐亮強調道。

如何有效陪伴,唐亮支招道:“對于在‘視聽’中長大的孩子,我們這些在‘讀寫’中成為父母的人,首先要拿起筆與孩子‘共寫(畫)成長日記’,用文字記錄孩子成長中的點滴小事。有了父母的示范,孩子再去模仿,或寫或畫,記下自己的喜怒哀樂,也是樂趣多多。其次,家長要拿出時間來與孩子‘共享親子時光’:面對面一起聊聊天,坐下來一起看看書……父母就會了解孩子,就會引導孩子,就會和孩子一起成長。”

家長故事給孩子看短視頻 不妨“投其所好”

雖然孩子看短視頻有不少害處,但是在采訪中,也有不少家長表示,短視頻并非一無是處。家長劉先生告訴記者,因為自己平時也愛看一些教兒童繪畫的短視頻,與女兒的這項共同愛好,拉近了父女間的距離。四年級的小彤喜歡舞蹈,她在短視頻里找到了知名舞蹈家的視頻號,經常學一學名家教的小段子。梅梅喜歡彈鋼琴,她也從一些短視頻里,學到了喜歡的曲子。

李先生的兒子小濤是一名小學生,平時喜歡在手機APP上觀看搞笑類和游戲類短視頻,而且一看就是個把小時。李先生開始把兒子的手機設置了“青少年模式”,但后來發現孩子居然“破解”了密碼,還經常偷偷躲在被窩里看。

李先生并沒有立即沒收兒子的手機,而是默默觀察兒子喜歡觀看的內容,并以此為話題與其交流。一說起感興趣的事,小濤就像打開了話匣子,兩人越聊越歡。于是,李先生開始向兒子推薦科普類、歷史類的短視頻,并提議觀看視頻后,走進相關博物館。“沒想到效果特別好,孩子從此喜歡上了歷史。短視頻時間太短,看了不過癮后,孩子還經常主動閱讀相關的歷史書籍。”說到這些,李先生很是自豪。

專家觀點對于短視頻 要興其利、除其弊

孫宏艷(中國青少年研究中心少年兒童研究所所長):近年來,隨著時代的發展,中國青少年研究中心多次開展過網絡成癮、新媒體與少年兒童社會化、數字閱讀、短視頻使用的數據調查,并形成了多篇內容詳實的報告。在這個過程中,我們發現,沉迷短視頻和沉迷游戲、沉迷網絡社交等的心理機制非常相似,大多出于逃避現實的動機,也就是說,青少年如果在家庭、學校中遇到了一些成長方面的問題,往往更容易在虛擬世界中沉迷。

孩子沉迷短視頻是因為短視頻滿足了他們的一些心理需求,比如孩子希望刷刷搞笑的短視頻來減壓,喜歡在短視頻中學到一些好玩的知識,或者希望在短視頻中“美化”自己,這說明他可能在現實生活中對快樂、知識、美等存在需求,而且在生活中這些沒有被滿足。因此,家長和老師要多從現實出發,解決孩子們成長中遇到的各種實際問題,改善和豐富他們的生活,彌補生活中的缺陷,才能從根源上解決問題。

家長要理智地看待孩子的短視頻使用。我們研究也發現,很多孩子希望從短視頻上學習知識,比如美術、音樂、舞蹈、美食等知識。這說明,孩子們需要的生活不僅僅是課堂學習,不僅僅是習題和單詞,他們還需要感受生活的魅力。家長應給孩子營造良好的成長環境,努力與孩子構建和諧的親子關系;老師應該給予學生積極的、正向的輔導,甚至可以通過一些網絡素養課程給學生們賦能,幫助他們樹立信心、自我管理,從而發揮短視頻的正向功能。

家長是孩子的第一任老師,也是最親密的老師,如果家長自身就是短視頻的重度依賴者,孩子自然而然也會沉迷其中。因此,家庭也要作出表率,為孩子改變自己,形成數字時代正確的生活方式。一些孩子走出沉迷,也是因為現實生活中親子關系的變化。當孩子認為現實生活的樂趣遠遠大于網絡虛擬樂趣的時候,沉迷就會慢慢淡化。現實生活價值的滿足,就是孩子從網絡世界走出來的最大動力。

“怎樣科學佩戴口罩”“快遞要不要消毒”“新冠病毒是如何傳播的”……我們發現,在抗擊新冠肺炎疫情期間,許多科普短視頻不僅普及了科學知識,也提升了公眾的科學素養,涵養了理性的社會心態。短視頻的快速發展,創造了很多可能性,映照著經濟社會的發展進步。我們不必讓青少年與短視頻“絕緣”,更沒有權利讓青少年與短視頻隔離,因為這是他們的媒介使用權,也是他們的休閑權。全社會都應在共同治理亂象的同時,幫助青少年培養應用短視頻的能力和素養。興其利、除其弊,讓短視頻成為青少年的良師益友,幫助他們獲取知識、開拓眼界、提升能力。

文字:鄧麗

編輯:現教姐

關注教育的人都在看

作者頭像
抖賺創始人

上一篇:短視頻領域的“雙雄角逐”?來看10月傳媒圈動態報告!
下一篇:垂直發展還是綜合擴散,揭秘短視頻行業“縱橫之術”

發表評論

男女同房做爰爽视频,又大又粗弄得我好爽视频,男女做受性高爱潮视频,深一点